广东跨界水污染整治 决策如何出炉 | 行业新闻 | 文章中心 | 惟一水务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行业新闻>广东跨界水污染整治 决策如何出炉

广东跨界水污染整治 决策如何出炉

发布时间:2015-07-02 点击数:1616

    2013年2月6日,春寒料峭,新一届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上任伊始,就在东莞市召开深化两河(淡水河、石马河)污染整治工作座谈会,听取各方意见。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黄龙云说,一年之计在于春,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召开会议,就是要再一次提醒深圳、惠州和东莞在制定和落实工作计划时,要将两河整治的任务摆上重要议事日程。会议决定采取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专题调研、跟踪督办代表建议三措并举的办法,深化两河污染整治工作。

    当年3月、4月、5月和10月,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马不停蹄地进行调研和督办,听取流域内深圳、惠州、东莞市及省环保厅等相关部门的汇报。11月,常委会听取和审议了专题调研组《关于加强淡水河石马河流域污染整治的决议执行情况的调研报告》。同时,首次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对两河整治情况进行全面评估,2014年1月向社会公布第三方评估结果。这次评估对三市整治工作成效进行排序,综合排名顺序为深圳、惠州、东莞。从这次实践看,第三方评估具有科学性、客观性,为今后整治决策提供了科学依据,促进了流域各地的整治工作。

    2014年9月,常委会再次听取和审议了专题调研组《关于运用第三方评估成果深化“两河”污染整治工作情况的报告》。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雷于蓝认为,通过第三方评估,系统总结评估了“两河”整治情况,成果固然可喜,问题更要重视。对“两河”整治存在的问题,特别是容易引起污染指数反弹的问题要重点研究,及时采取措施予以解决,这既是对前段成果的巩固,更是对下一步四河(广佛跨界河流、深莞茅洲河、汕揭练江、湛茂小东江)等跨界河流整治工作提供重要的借鉴。

    陈小川副主任指出,两河流域各地要认真查找整治工作中的问题和薄弱环节,推进污水深度处理与截污管网建设全覆盖,加强支流和河涌污染整治,强化环境管理要求,全面落实“河长制”,强化监督考评。

    落子四河 布局全省

    更大的治水战略接着出炉。2014年7月31日,广东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广佛跨界河流、深莞茅洲河、汕揭练江、湛茂小东江污染整治的决议》。

人大监督跨界水污染整治全面铺开,从“两河”扩展至“四河”。

    时间回拨到2014年2月,广东省人大环资委深入调研广佛跨界河流、深莞茅洲河、汕揭练江、湛茂小东江四河跨市域重污染河流整治工作。4月22日,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向广东省委提出了《关于运用淡水河石马河整治经验集中推动跨市域“四河”整治的请示》,认为河流污染是广东省生态文明建设面临的重大问题,由于责任不清、缺乏联动,跨市域重污染河流整治问题尤为突出,建议运用两河整治的成功经验,确定四河流域由省重点推动污染整治工作,并提出了整治目标、责任分工。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审议省人大环资委《关于运用淡水河石马河整治经验集中推动广佛跨界河流、深莞茅洲河、汕揭练江、湛茂小东江整治的调研报告》时,决定打破常规,在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增加一个项目,听取和审议省人民政府关于运用淡水河石马河整治经验集中推动四河跨市域重污染河流整治工作情况的报告。

    肖志恒副主任指出,四河的治理关系到珠三角和粤东粤西地区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要加强源头治理、重典治理、综合治理,一定要抓紧抓实。

    黄业斌副主任说要将两河整治联手治理、一起出钱出力、落实责任和真督办、会督办、敢督办的经验,推广到四河整治上,克服流域面更广、任务更重、时间更紧迫这“三难”,建议省人大常委会加强督办,接下来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或组织代表现场视察督办。

    “运用好两河整治经验,政府要舍得投入,做好规划和投资预算,把省里和地方需要出资的比例制定好,防止资金投入不到位;整治跨界河流,必须明确责任主体,防止 三个和尚没水喝 ,造成半拉子工程;要讲究方法,以源头治污、清障为主,结合清淤,实行综合治理。”曾在政府水利部门任职的黄柏青委员很内行地说。

    2014年9月3日,广东省、市人大监督重点跨市域河流污染整治工作会议召开,会议强调,省、市人大在监督重点跨市域河流污染整治工作中要多管齐下:通过法定程序把人民群众的意愿和党委的决策上升为国家意志,强化法律监督;提前介入预算编制监督,确保重点跨市域河流污染整治资金的安排和落实;引入第三方评估,为人大监督提供专业、客观、全面的情况,增强监督实效和公信力。

    据悉,今后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将每年召开一次会议,研究、协调和部署重点跨市域河流污染整治工作。